《中庸》里说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的中就是用来指人的内心世界

一提起中庸思想,许多人便会很反感,对中庸思想不屑一顾,认为中庸就是折中思想,是社会糟粕,是油滑世故无原则,是蒙蔽人们思想的病根,是阻碍社会发展的绊脚石,是酱泡软化中国人血性并导致近代中国差点亡国的罪魁祸首。
对于中庸这个概念,许多人只是从其字面上加以理解为过犹不及,执两用中,不偏不倚,不左不右和取其正中等。这样理解,其实是对中庸的曲解,比较表面化、简单化,未能掌握其真谛。中庸之道并不是算术概念中的平均数和中位数,它常因人、因事而异,是不断变化发展的,不是机械地生搬硬套。譬如吃饭,每个人的饭量不同,饭量大的吃三碗比较合适,饭量小的两碗比较适合,在这里不能绝对取其平均数,将两碗半敲定为人最合适的饭量。同时,即使是同一个人在不同时期,饭量也迥然不同。所谓的中庸不能简单地划定为某个中间数字或愈趋向中央愈好,中庸之道应该是取其最合理、最合适的部位。
中庸思想的内涵实质是要求我们认识客观规律、遵循客观规律,对任何事物都持谨慎与理智的态度,不盲从、不躁动,适可而止。儒家的中庸首先是指适宜、符合礼的行为。庸在这里做用讲,中庸的含义就是使自己的行为适宜、符合实用,也就是符合礼。在《礼记仲尼燕居》中:子曰:敬而不中礼,谓之野,恭而不中礼,谓之给,勇而不中礼,谓之道子贡越庸而对曰:敢问将何以为此中者也?子曰:礼礼,夫礼所以制中也。由此可见,孔子所谓中是以礼的要求为标准的。
《中庸》里说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的中就是用来指人的内心世界,如《礼记乐记》所谓情动于中,故形于声,《左传》中所谓信不由中,质无益也。在《中庸》中之所以用中指含而未发的喜怒哀乐之情是为了说明礼是道德准则,是根源于人的含而未发的内心的。
由此可见,中是内外贯通的。一方面,中是指人内心的某种状态,即含而未发的内在要求;另一方面,中又是外在的,即表现于外部行为上的中道,合于礼。内心的中是行为中道的前提,而行为的中道则是内心之中的结果。
总的来说,所谓中庸,就是要以人的内在要求如人性、本心等为出发点和根本价值依据,在外部环境包括自然的和社会的环境中寻求中道。也就是使内在要求,在现有的外在环境与条件下,得到最适宜的、最恰当的、无过与不及的表达与实现。这也就是《中庸》所说的致中和、合内外之道。如果人们能恰到好处地修身处世做事,则天地位焉,万物育焉。
所以,中庸思想不是折中思想,中庸思想其实是一种伦理学说,也是一种思想方法。它强调的是内心之中与外在之节的准确契合,以达到和的大功用;而中的基本原则是适度,无过不及,恰到好处。追求中常之道,内外协调,保持平衡,不走极端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