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证明了《赠去婢》中的萧郎不姓萧

公子王孙逐后尘,绿珠垂泪滴罗巾。侯门一入深如海,从此萧郎是路人。很多人看到萧郎,便会望文生义以为是位姓萧的情郎,但实际上诗中萧郎并非姓萧,而是姓崔,因为这首《赠去婢》是唐代诗人崔郊的传世之作,表达的是他在爱情绝望时最无奈的悲怆。这是一段很真实的故事:
崔郊年轻时爱上了姑母的一个婢女,此女生得楚楚可人、貌美如花,且深谙音律,两人情深意笃,私订终身。后因姑母贪图钱财,便将婢女以四十万钱卖给司空于■。
崔郊得知这个消息,不胜悲戚,对婢女思念不已。他常常到■府的附近徘徊,企盼能够见到婢女一面,但是显贵之家门禁森严,岂能轻易得见?然而,皇天不负苦心人,那婢女终在寒食节那天出门了,刚好与站在柳树下的崔郊相遇。两人四目相对,旧情萌生,却只能像陌生人一样,无法互诉衷肠,无限伤感的崔郊于是写了这首《赠去婢》送给婢女。
想必于■也是性情中人,读到此诗,颇为感动,慨然将婢女还与崔郊,令二人结为美满夫妻。崔郊题诗娶佳人,一时传为佳话。
崔郊本姓崔,那诗中应为崔郎,但为何要称为萧郎呢?若翻看《全唐诗》,便会发现,许多爱情诗中的女主人公所思慕的恋人都叫萧郎,唐以后的宋、清也都有这种用法,而唐以前则未见这种用法。那么,萧郎一词为什么被当做情郎来用呢?
一种观点认为,萧郎是春秋时擅长吹箫的萧史。据汉代刘向《列仙传》中所说:萧史者,秦穆公时人也,善吹箫,能致白孔雀于庭。穆公有女字弄玉,好之。公遂以女妻焉。日教弄玉作凤鸣,居数年,吹似凤声,凤凰来止其屋,公为作凤台。夫妇止其上,不下数年,一日皆随凤凰飞去。故秦人为作凤女祠于雍宫中,时有箫声而已。后遂用弄玉泛指美女或仙女;用萧史借指情郎或佳偶,又称萧郎。
一种观点认为,萧郎原指梁武帝萧衍。《梁书武帝纪上》:迁卫将军王检东阁祭酒,俭一见,深相器异,谓卢江何宪曰:此萧郎三十内当作侍中,出此则贵不可言。这个萧郎,就是梁武帝萧衍,南朝梁的建立者,风流多才,在历史上很有名气。后多以萧郎指代女子所爱恋的男子。
总之,无论是哪种观点,都证明了《赠去婢》中的萧郎不姓萧,都证明了萧郎实际上就是情郎的意思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